午夜随笔:《午夜拾零》始发站


《午夜拾零》始发站

  2018年5月,一辆动车从北京出发,开往西安。这条连接两座历史古城的路上,自然风光不少。火车经过秦岭,有人指着外面喊:快看!远处的雪山。


  大平面包一笑:说起这雪山,我倒想起个典故来。周围的人看向他,而他,则不慌不忙的讲起了一个和雪有关的小故事。

话说,唐朝出诗人大家,什么李白,杜甫,白居易,都有经典诗词留下来。到了唐末的时候,有个叫张打油的人。平日里,他随便看见个什么,就能编成顺口溜,虽然文采意境,没法跟李白杜甫的诗相比,却还押韵。*

有一天,村里人想难为难为他:打油,你不是看见什么都能作诗吗?就以今天这雪景为题,作首诗吧?*

打油住的村庄,在一条江的东岸,这天正好下大雪,江两岸白茫茫的一片,什么也没有,眼前就有口黑黝黝的井。他想了一下,张口就来:“江上一笼统,井上黑窟窿“。*

村里人赞到:说的不错,这也能让你想到,然后呢?*

两人边说边走,来到草屋边上,看到几条狗趴在地上不动换。打油便道:”黄狗身上白,白狗身上肿。“ 说的就是,雪花落到狗身上,黄狗身上覆盖了一层雪,就叫“黄狗身上白”,白狗身上落了雪,显得特别厚,就是“白狗身上肿”了。*


  后来,民间就把这种浅显易懂又合辙押韵的诗,叫做打油诗。

  ”大平,厉害啊,走到哪,都能讲出点儿典故来。干脆咱们做个讲故事的节目吧。“

  此后的几个月时间,我们建立了一个制作团队。从故事选材,情节打磨,甚至是讲述的拟声和口音,都精心雕琢,故事要真实,情节要有起伏,还要加之后期的音频剪辑和视频制作。

  2019年4月19日,《午夜拾零》节目终于和大家见面了。

十虫江海形似龙
百鸟山林鸣不停
千条垂柳映绿水
万花丛中一点红


  大平面包,他的故事,他的人生,不如牡丹花,芍药花那么华丽。他只愿自己是那万花中的一点红。微薄却开的明艳绚烂!

关注午夜拾零

关注我们第一时间收看午夜拾零节目
扫码关注午夜拾零

「觉得本文有用请点击」

蛋萌 Done.moe
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