午夜随笔:“黎明之后”- 续写老张的传奇一生


黎明之后

  我在《黎明之前》里,讲述了我的父亲“老张”,在北平解放时期,顶着巨大心里压力,游走在危险边缘的真实经历。作为《午夜拾零》节目的开篇之作,选择《黎明之前》作为首发,不仅是因为它在情节上曲折传奇,更重要的是,这个“老张”,是我们的大家庭里共同的回忆,就像家族的精神印记一样,每个人说到他,都能娇傲的以”我爸爸(我爷爷)当年可是北平地下党”开头,吹一波🐂。

  “老张”(据他自己说😉)出生在1910年,不得不说,他的一生可能比别人几辈子都过得“精彩”。这源于他生在那个动荡的历史年代,受压迫的劳苦大众,总要被世道逼着选择,要么,苟且庸碌的过一生;要么为信仰,或者只是为自己,搏一个前程,铤而走险。我的父亲,显然是不甘平凡的那一种。诚然,他凭着敢说敢干的大胆个性,蹚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路,但人的一生是否能够永远这么无知无畏的去闯呢?

  十几岁的他,在地毯厂做工人,彼时他是工会的活跃分子,经常在工人集会里号召大家对抗社会的不公。这样激进的作风,使他很快被党组织发掘,发展为一名中共地下党员。

  30岁的他,考入国民党的伪警察训练所,坚韧拼搏的他,以第一名的成绩结业,还得了智仁勇的胸章。北平警所的伪警察身份,成为他搞地下工作的一张有力的保护伞。他可以游走在黑夜里搞情报,撒传单,然后摇身一变,又成了“贼喊捉贼”的伪警察, 大喊着:务必捉拿到那个大撒传单的自己!

  这样的千面人生,他过得游刃有余,有惊无险。他的经历,就是北平解放史的真实见证。傅作义在和平解放北平的协议上签字的时候,他在保护城防不受破坏,解放军进入北平城那天,他在前门维护秩序。

  40岁的他,“从地下转入地上” 成为一名新中国的国家干部。

  《黎明之前》的故事讲到这里,就圆满结束了,我想,那个时候,也许父亲也觉得自己终于熬出了头,可以平安顺遂的过他的下半生。

  然而,事实是,后面的事儿,远没有童话里的一句“王子公主永远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”那么简单。人生无常这句话,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我想,他的心里一直有杆秤,衡量着是非对错,而一旦被他认为是对的事情,他就会一往无前的冲上去,只是这种性格在战争年代成为他前进的动力,反而到了和平年代,让他撞得头破血流。

  1958年底,他看不过某些阳奉阴违,一时冲动说了两句激进的话,被有心人抓住大肆渲染,扣了右派的帽子,发配到造林大队劳动改造。家里也受了牵连,从原来居住的王爷佛堂(现在的西城区档案馆),先是被安排到旧刑部街(现在工商银行总行附近)居住,后又辗转到白塔寺东夹道胡同。那会儿原先政府实行的是供给制,是比照着前苏联的模式由组织提供家具,和各种日常用品,就连脸盆,都是配给的,上面有公家的编号。我爸爸出事之前,也是认为那时候已经到共产主义社会了,所以早就把家里的一应物品,丢的丢,送人的送人了。他一出事,所有带编号的家居用品,包括床和被褥全部被收回,家里属于自己的东西,只有何大爷送的盛水用的缸。这之间的落差可想而知。他即使落魄也依然想要坚守自己内心的公正,不愿认这莫须有的罪。怎奈形势比人强,为了家人,最终也不得不低头。

  65岁的他,终于得到了彻底平反,恢复了他的党籍和职称,只是那时候他,已经等的退休了。之后的生活变得祥和安宁。少了世事纷扰,他开始醉心于研究太极拳。他考了国家一级教练,每天傍晚在民族宫广场上教人打拳,我去看过几次,他在几十人前,身形轻盈,出拳稳健,那景象隐隐又有种领导的意味,我想,也许他被后半生的劳碌磨平了棱角,但是困苦从未改变他的风骨。

  现在想来,那枚“智仁勇”的胸章,也许便是他一生中,正面形象的完整概括了。

  爸爸的故事,还有许多,在未来的节目中,如果有朋友感兴趣的话,我会参考大家的意见,挑选一些来讲。

  对于每个故事而言,这其中的对与错,我不想做评说,只留给大家去议论,我只保持尽量客观的角度,把我的所见所闻一一说与大家。谢谢!

关注午夜拾零

关注我们第一时间收看午夜拾零节目
扫码关注午夜拾零

「觉得本文有用请点击」

蛋萌 Done.moe

0%